2014年10月07日

我已是個仙了

  S說起W,說X在很多場合說起W的時候,都誇贊W文采了得,在小城女性中乃至整個文藝圈中都無人能及,非常的了不得。
  我沒有不服氣。我微晗就好。
  W的確很棒。江湖中人,不做到最棒,如何活下去?如何把自己演繹得淋漓?如何精准地經營自己的能耐?
  從今往後,我要退出這個小“江湖”。其實,我早就退出那個是非之地了。既不隱退,也不前往更高更遠的天堂。我依然壹如既往地抒寫,抒寫壹個人的地老天荒。
  做出這個決定,我如醉釋放。十年的“文藝”之路,不長,亦不短。不能算做是“老江湖”,但已成了“老手”,何苦要與新星們同時出現在那狹小的平台。
  那日,電W,很委婉的“質問”,爲何要出賣我,說我與之爭風吃醋?十年,我文字千萬,說的都是壹個“情”字,何來真實“愛”過某壹人?我不過遵循文字的遊戲規則。W持如何的態度,那是她的事情。
  電話裏她很上司地說,妳跟不跟著我去吃飯海外投資

  “我爲何要“跟”著妳去吃飯?我是壹個跟屁蟲嗎?我是妳的跟班嗎?”
  “妳請我吃飯,我幾乎每回都拒絕,這是事實,我壹直都說,妳我之間,不要搞成酒肉朋友。咱們兩個在壹起,不要有第三人在場,咱們就談點風花雪月,就談我們的孩子……”
  這些年,我想我做到了。W做不到。因爲,W需要膨脹,需要擠入男人們的世界。W有能耐,有光芒四射的能耐。
  面條裏,我喜歡加很多的醋。餃子裏,我也喜歡放醋。豆角炒肉也要放醋。女人吃醋,皮膚好,醋美容,不信,妳看,我很肥,但我皮膚很有彈性,好多34歲女人的臉沒我43歲的臉光面。
  “但我確實不和妳爲男人吃醋。妳看中的男人,未必是我真的想接進的男人。”女人通過男人上位,是本事,是能耐。我沒說自己不行,更不是說沒有那樣的機會,我依攀男人上位的機會太有的,問題是,我上位之後要做什麽?有我想要的自由和逍遙嗎?
  但我確實用文字營造過壹個男人的形象,樹立過壹座豐碑,在這座豐碑下,我完成了壹部散文集。這個W壹直都知情。既然她知曉,她懂得,爲何要動我的精神奶酪?還狠狠地跟我說——妳就是在吃醋Y和我的醋,說Y愛我不愛妳……再後來,我成爲天下人的笑談,這也沒什麽。大明星,隔上壹段時間就要鬧壹次绯聞,真真假假,誰去證實才是神經。我冤枉的是——我確實沒有愛過呢個Y村屋按揭

  W根本就不知曉,我爲何不再親近她,不在信任她是因爲什麽。不!應該是,W並沒有拿我當閨蜜,我不過,是她衆多“朋友”中的壹個,無所謂特別,無所謂惺惺相惜。
  “W,妳親自對我說的,妳愛Y,想Y想得不得了。”W,妳還要否認麽?那日,那晚,我家公子十四歲生日,在壹家簡易茶樓,妳非要請我家公子吃飯,說是爲之慶生,實在爲了從我口中探聽Y那晚准確的動向。
  “W,說出這些,我真是卸下了壓在我心中幾年的石頭,我真是輕松,解脫了。”
  “W,妳很優秀,妳很鋒芒,妳更江湖雀巢奶粉
。”
  原本,我和W,要做民國時期的張愛玲和蘇青。殊不知,是我壹個人的壹廂情願。現在清醒,笃定,無需亡羊補牢,很好,值得慶幸。也無需爲W歎惋失去我這個朋友。
  文學與我,娛樂壹陣,就熄了。文字于我,則是永恒。我與W之類的,誰都不爭,誰爭我都不屑。
  我已是個仙了。


  


Posted by uict at 16:31情感類

2014年08月04日

愛著,或者是,深愛著

  時間軸線連接的是愛,友愛,摯愛,家人之愛,只要還在時間裏存在的,都是愛,哪怕是愛自己。妳在這壹輩子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人生裏遇見的經歷的也是愛的記憶,不管最後演變成什麽數學精補班不管最初和最後是不是還都是只剩下自己,妳畢竟存在過愛的回憶,妳和他壹起吃飯好哥們喝酒開心的暢談回想中是愛,妳和她壹起看電影吵鬧依偎做的也是愛,妳和人打架流血受傷也是愛的記憶,妳厭惡壹個人,嫉妒壹個人,喜歡壹個人,想做壹件事不想做壹件事,想起或者忘記壹件事都是在時間裏的記憶,妳的咒罵和傻逼行為或許在別人看中當作看戲而變的額外有意義,妳的幸福和甜蜜或許被當作咒怨妒嫉的食糧在其他人心裏蔓延,抑或是羨慕和祝福的心願,總之等等,妳在每壹分每壹秒都在壹個人做著在這人生時間軸裏的決定,就算後悔也沒有後悔的愛的路線壹直朝向前方走。也許有壹天回過頭自己罵自己壹句煞筆然後繼續前行,也許停下來告訴他人妳以前是個煞筆,希望他們不要再傻逼下去,這是愛的忠告,妳會看錯人,因為信任,信任是什麽,是壹種感情,這種感情模糊的定義其實也是愛。所以我的專輯從早上喊早安開始就希望愛存在,希望愛可以敵過時間,卻忘記他們本是壹體交融沒有縫隙,有沒有那壹天我可以真正了解到這亂七八糟時間裏的亂七八糟的話語到底給了多少亂七八糟的人時間去愛去做亂七八糟的事。或許我就真正知道我在這時間裏,愛過什麽,比如妳。
  假如現在有個人願意在寒冬的雨雪裏苦等壹夜只為見我壹面,我願意娶。聽過這麽壹個故事,壹個男孩為了見壹個女孩站票壹天壹夜去那遙遠的地方,25歲前我覺得是個浪漫的愛情故事,25歲後我當作壹個笑話看,好像故事到最後男孩女孩到底怎樣最終結局總是個謎,而現在肯為另外壹個人做傻事的人在身邊似乎也越來越少,很少再聽到有人說苦等某某多少年終成眷屬,對,是有的,不能否認,但又有多少愛是死在半年前,大多數沒有條件的付出最後都以新開始為結束澳門旅遊,她當初的無條件默默付出她總會有不甘心的壹天想開的壹天不願意的壹天,他也總有壹天想為自己而活,而慢慢這個世界上就多了太多為了自己而活著的妳我。愛過,這是個病句。充其量妳覺得妳愛的死去活來的那幾年或者幾個月,只是幾個月或著那幾年的不甘心,所謂的愛不就是低級層次的喜歡,時間和愛是不可磨滅的印記,假如是愛,沒有愛過這個詞,如果是愛,只會有壹個詞存在:愛著,或者是,深愛著。妳說妳愛壹個人,妳心裏是她腦海是她,妳看到的每個人每個事物都會想到她,每分每秒每時每刻,妳度日如年,但我想知道,究竟妳愛了多少年才走到用愛過去形容妳的每分每秒每時每刻?我寫過壹首詩,我把愛比作呼吸,並且是熟睡中的呼吸,它均勻深沈循環往復,如果有壹天妳不愛了,妳就只能是沒有了呼吸。當然愛也有好多種意義,說回到我想要的,也就是不離不棄的那壹種,如呼吸的那壹種,但假若妳做了這樣那樣的傻事只是為了傻傻見我壹面的話,我娶妳象牙海岸特價機票。因為,我做過。
  


Posted by uict at 16:24情感類

2014年06月24日

文字似乎也把傷感淡忘

在這個夏日裏,紛擾太多,已經多日未曾動筆,文字似乎也把傷感淡忘,意境的沉思,唯有纏綿的咖啡追隨,總是喜歡戀上憂傷文筆,讓心情隨著咖啡的香味如此感性著,也能讓文字的魅力,帶著這些感性,讓每一刻總不能釋懷的心緒,刻痕在心底,很深很深的早已無法抹去。試問自己,這是不是一種嗜好?卻怎麼也給不了自己一個合理的答案 科技品味生活
青春的羽翼,劃破傷痛的記憶,昨日的淚水,激起心中的漣漪。時間的沙漏沉澱著無法逃離的過往,記憶的雙手總是拾起那些明媚的憂傷暗瘡印
每個人都會有一段不願提及的往事,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不願觸及的回憶變成深深淺淺的傷口,被掩藏在心底的最深處,只有在最清淨的時候拿出來審視,然後痛得流淚,你卻不能去觸碰,哪怕是不經意的也不可以,因為那些傷口會疼,疼到窒息……
蜷縮在屋裏的牆角,舉目透過窗外,望向星光夜空,能見眨巴眨巴的星星,星光昏淡,殘月如鉤,夜長夜慢夜淒涼,獨看獨笑獨思量,望著窗外梳理著自己的心結,此刻簡約恬靜的風景,一曲清幽,萬千思緒,輕聲歎,涼音冷意入耳畔,回想當年思緒亂。
絲絲涼意,點點新綠,六月的風泛著清愁。總喜歡在一闕闕詩詞中泛舟,任憑那字字句句驚豔流年,醉在文字的煙波裏,也許想念會變的很淺,淺的不知薄霧濃雲愁永晝,淺的卷簾不知綠肥紅瘦。躲在黯然神傷的角落,戴上耳麥,傾聽憂傷的音樂,那份孤傲的A霸數學旋律,在深夜裏醒著,心莫名的痛,有種被撕裂的感覺,予短暫時光中,那張刻滿憂傷倦意的臉,心領神會的做一次歎息的回眸。
孤傲的行走,疾苦得撕心裂肺。我會是最美的蝴蝶嗎?凡塵中最後的花香,何時才能彌漫?我在等待,飛翔的蝴蝶,那些逝去的過往,何時,才能過去?我的那些悲傷,是否可以隨著花香流逝在燈火流螢之處?
誰,指傷弦斷,為誰彈夢三千?誰,落筆煙雨,為誰畫一世相思?潮起潮落月缺月又圓,幾世輪回,誰還記得誰的容顏?三千青絲為誰舞,一頁素箋為誰訴?執筆,滿箋牽念,你是我今生走不出的刻骨情殤,你是我心中深深的烙印,是我永遠無法觸及的傷痛 。



  


Posted by uict at 12:57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06月12日

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

  洞庭漁歌被鄉親們稱為“丫口腔”漁歌,即為張口就來,兼有自由發揮、盡情抒發之意。早在宋代範仲淹的《岳陽樓記》中就有“漁歌互答,此樂何極” 的記載。漁歌的歌詞常無固定對象和講究,多為見人唱人、遇事唱事、見景抒情;曲調有歡樂調、悲歎調、採茶調,甚至還有望郎調、燒火調、扯白調等等;內容有 以傳授知識、歌唱豐收、曉喻事理為主的兒歌、盤歌、敘事歌、節氣歌、捕魚技巧歌;還有用以消除疲勞、排遣寂寞、調節情緒、抒發情感的情歌、耍歌、哼歌、罵 歌等等。據統計,這些洞庭漁歌光是有記錄、有名目、得以傳唱的便有300多首瑪姬美容
  在洞庭湖水鄉,觀湖景、聽漁歌有一個極好的去處——遠浦樓。該樓聳立在湘江流入洞庭湖的南岸,飛簷斗拱、雕樑畫棟,整體為一座三層四簷的歇山式 建築。她所展現的是:白天,湖水如練,平湖似境,柳岸如煙,遠山若黛,漁民們駕著漁船唱著漁歌撒網洞庭;傍晚,他們收起漁網,提著鮮美的魚兒迎著晚霞唱著 漁歌,呼喚著眺立在遠浦樓上等他們歸來的妻兒老小一起回家。此時湖水如銀,晚霞流金;桅燈閃爍,流螢似豆; 漁火、星光、湖山、篷影、城廓等皆浮動在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此樓此景被稱之為遠浦歸帆,又名漁舟唱晚和漁村夕照,乃著名的瀟湘八景之一瑪姬美容
  隨著年齡的漸長,我們慢慢發現,只要登遠浦樓遠眺,用心聆聽,便能知曉常年生活在洞庭湖上漁民們的喜怒哀樂。
  記得那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洞庭湖湖水清澈,水草豐盈,湖柳茂盛,水鳥密集,水產品極為豐富。當我們站在樓上,聽到隨風飄來的陣陣漁歌, 看到廣闊的湖面上成百上千條大小漁船朝著遠浦樓前不遠處的深潭慢慢靠近的時候,我們便知曉洞庭湖一年一度最為精彩的捕魚節目——開潭捕魚的熱鬧場景馬上就 要來臨了。
  開潭捕魚大多在冬季進行,此時洞庭湖湖幹水淺,魚兒在枯萎的水草和殘荷敗葉間穿梭跳躍,將滿湖湖水攪得渾黃;魚鷹和飛鳥在低空中盤旋,瞅准魚兒 紮堆的地方,時而一個俯衝,時而一陣掠影,引得魚逃蝦跳,湖面泛起一陣接著一陣的漣漪。魚鷹不喝污水,不吃死魚,是洞庭湖環境好壞的重要信物。只見一臉興 奮的漁民們在千裏湖面上駕著漁船組成圓形圍陣,由遠而近,揮篙撲水,拖網追擊,將魚趕至深潭用大型圍網圍住,等待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
  開潭前夜,十裏八鄉的洞庭湖水鄉漁民蜂擁而至,一盞盞若隱若現的漁燈,一股股濃烈的米酒醇香,一陣陣清脆的漁歌此起彼伏,夜幕下的洞庭水府,成 了不夜的水上鬧市。待東方出現魚肚白,隨著一聲鑼響,佇立船頭的開潭船長用右手做月牙狀緊靠嘴邊發出“開潭啰”的號令,此時“開潭啰——開潭啰”的附和聲 伴隨著槳聲、吆喝聲響成一片。千百條漁船像箭一樣射向深潭,船響魚跳,網起浪飛……青魚、草魚、鯉魚、鰱魚等幾十種各類淡水魚像雪花般堆滿了漁民們的船 艙……捕獲的鮮魚大的一條有10多斤重,小的一般也有三四斤……引得一群群魚鷹在漁船上方不停地盤旋,興奮地發出一陣緊似一陣的“嘎嘎——嘎嘎”的鳴叫瑪姬美容集團呃錢



  


Posted by uict at 11:21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06月09日

一個汗水浸透青春

春風初歇,驕陽初上,知了不厭其煩地叫個不停,籬笆外的古道上投下了星星點點的光芒,一絲絲涼風從樹縫中悄悄地穿過。今又六月,又是一季初夏。長毛

六月是一個燥熱中夾雜著風雨的季節,是一個汗水浸透青春伴著風霜洗過獨留甘甜的季節。

今又六月,我看著庭院中的牽牛花開的正旺,熱辣辣的空氣也奈何它不得,讓我不知不覺中感到些許的堅強。

今又六月,我看到了奔赴考場的學子,頂著大太陽一個個汗如雨下;我看到了考場外提心吊膽的父母,等待著自己的兒女一同應戰考試。

我又想起了我年幼的中考和多少有些落寞的高考。想起那些時日,看著考場里為人生奮鬥的他們,我又不自覺地緬懷起我的青春、緬懷起我的中高考,緬懷起那些歲月父母心中的愛和說不盡的溫暖以及吃盡了的心酸。

我記得,考試那天天空正下著雨,義工活動我的心情也跟著失落,但考場裡的我絕不可以也不允許自己掉以輕心;我記得,那時下著雨,天空依舊悶熱,手心也冒著一層薄薄的汗,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天真的很熱;我記得,那時我們很努力、很努力,忘記吃飯,忘記玩耍;我記得,考試後我們舉行畢業晚會,我們暢談夢想,我們醉酒,我們說胡話;我還記得,我們​​畢業了,我們笑了,笑著、笑著就哭了,就在六月,就在今天這個似夢非夢的季節。

不知道有多少人還可以陪我一起緬懷我們的青春,就在這個六月,只是此時物不是人已非,再回母校也已經多少變了模樣,不變的只有心中多少有些沉澱的思緒和回憶,還有長大後說不出口的複雜情感。

我們長大了,就在這個六月裡,我們回憶,我們緬懷曾經。

六月,是一個畢業離別的季節,可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們終歸還是要各自追尋著自己的夢想而去。

六月,是個多雨的季節,可陣雨過後,天空變得愈加明朗,陽光下的綠葉愈發的閃亮了。湖水清澈見底,藍天白雲相互映襯,在湖水里來回波動著,我的心也跟著明了起來肌膚管理
  


Posted by uict at 12:23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05月22日

不再是熟悉的容顏

“晨起動徵鐸,客行悲故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每次讀到溫庭筠的這首《商山早行》的時候,我的心裡都充滿了疼痛。星輝還未散去,幾聲雞鳴打破了沉寂了一個夜晚的空氣,月兒西垂,在遙遠的山邊微微露出半張臉。遠遠望去,山里的所有房屋都還緊閉著大門。流落異鄉的遊子,一夜未睡,第一聲雞鳴的時候,推開窗戶,窗外依舊是模糊一片,一段孤獨的旅程又將開始。故鄉漸行漸遠,倚在門上苦苦守候的那個女子,也是一夜未眠,在昨日的那個黃昏,一定還在望著徵人離開的方向……過了今天,空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遠得無法丈量,遠得再也聽不見熟悉的鄉音。

清晨,是一天的開始,是夢的啟程,是心靈的再一次起航……

這只是無數清晨之中的一個,曾經,無數次地起航;明天的清晨,又將離開今天的自我,去向未知的遠方。

大地還在沉睡,鳥兒還在沉睡,樹木也在沉睡。

只有早行的遊子,早已踏上遠去的征程。

開始懼怕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因為,陽關照射大地以後,可以清楚地看見,故鄉在身後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腳步蹣跚,還沒有走出第一步,就已經疲倦,真想就此倒下,在太陽起來之前倒下,因為這樣,在明早起來以後,我不用面對日漸遙遠的路途,甚至,看不見今天黃昏,殘陽如血的悲壯!

罕有人際的道路,被晨霜鋪滿。腳步越來越重,這是故鄉對我的挽留嗎?我相信是的,因為我捨不得故鄉,故鄉又何曾捨得我的離開?

一直在行走,一直在遠離,遠離著空間的故鄉,也遠離著時間的故鄉。

漸漸地,我們忘記了故鄉的模樣,忘記了童真的模樣,忘記了青春的模樣,也忘記了自己的模樣。

深吸一口氣,進入肺腑的不再是故鄉的泥土氣息,至少沒有了,熟悉的老家豬圈的騷味。

睜開眼,不再是熟悉的容顏,曾經的歡笑,只在記憶裡面存在楊海成


遙遠的童年遠了,曾經的青春遠了。

所有關於故鄉的記憶,就在這日復一日的啟程中,慢慢地淡了,遠了。

當第一縷陽光穿透黎明的陰霾,當地一縷炊煙融化早起的寒霜,這不再熟悉的風景,用無聲的語言告訴我,我只是一個遊子。

綠色的茶園,筆直的包穀,金黃的稻田……

誰能守住我曾經的回憶,誰能讓時光倒退。

兒時的歲月裡,我是單純的放牛娃,牽著牛在清晨出門,牽著牛在黃昏歸來。茅草是牛的主食,葛麻藤是牛的蔬菜,牛是我最好的玩伴,單純的玩伴。漸漸地,牛老了,死了,我也越走越遠,忘記了回去的路芭堤雅自由行


我的茅草,我的葛麻藤,我的牛,是你們拋棄了我,還是我拋棄了你們?

遠離了牛繩的牽絆,遠離了茅草的鋒利,遠離了葛麻藤的纏繞;卻被工作束縛了靈魂,被人世間的冷眼割傷了心靈,被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吵擾了思想。

清楚記得山頂中放肆地呼喊,聲音傳得很遠,直到穿透雲霄;清楚記得田野中自由的奔跑,草們向我致敬,樹們對我點頭楊海成……很多應該記住的,都被我慢慢忘記;很多應該忘記的,卻被我牢牢記住



  


Posted by uict at 16:53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05月12日

也許是那清新。

清晨,一切都是這般的美好。你呼呼這氣息,清晰透著涼爽,是春的韻味勝取愜了秋的柔情;你放眼這地域,一股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無論是桑與柏的追逐還是薔薇與殼鬥競爭;你聽聽這天籟,清脆以悅心,不知是杜鵑還是不知名…一切都是這般美好,沒有車輛的鳴笛,沒有市民的喧囂,就連那霧霾都害羞了。清晨的陽光是這般的柔和,沒有了白日里的燥熱,給予我們無限的希望與夢想。看看那綠葉上的露珠,是深夜的結晶,欲滴亦掛,滋潤著這漸濃的綠,一派生機。我還想去尋找那不知名的鳥兒,看看她的容顏,一睹她的身姿,卻發現,陽台上的視角有限,而那美麗而動聽的她藏在那林叢中,偶爾的掠過優雅,也不曾視野捕捉。apartment for rent

清晨的思緒是清晰的,也許是這幽靜,也許是那清新。恍惚間,記得好久沒有早起過了,也許這就是懶人的作為吧。於是沒有去欣賞那三月的櫻花,偶然一個傍晚時分的路過已是“風雨前來花逝去,百櫻落盡滿地霜”:沒有去觀察柳的抽新,昨日忽一看,“未曾覺抽枝,煥然已成蔭”。也許,長時間的不出門,錯過了太多的美好。昨日上課途中路過主樓,看盡那灌木叢中,晚櫻也已紛紛,“枝上粉色已不在,落盡時光成惘然”。
otterbox commuter
Touch Monitor


  


Posted by uict at 15:55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04月29日

春暖花開的心情

  這個春天哪,冰封的人生壹點點解凍,感受大自然契合人壹起的復蘇覺醒,清山秀水,花紅柳綠,生命有了生機生氣。朗朗星空下,壹個人靜靜地坐在公園湖邊的涼椅上,清風徐來,微閉雙眼,輕嗅芳菲,空氣中滿是春的氣息。留學台灣
  生命裏最大的感動,也莫過於,在妳最需要的難中,他壹直在那裏,奔赴來,滿含悲憫的擁抱,所受的苦痛都遠去了。長久的陰霾剛過去幾天,誰承想又出問題了,莫不是見不得人好。怎麽會暈倒呢,地上壹大攤血,嚇壞人了,進了醫院,體會到錢原來跟紙壹樣不值錢。陪著檢查換藥,端飯遞水,簡直壹體貼的暖男,不見了往日霸道的自由主義。看到有心愛的人在身邊,病痛減輕了許多。“自信是有點林黛玉的氣質,但絕沒有她的體質呵。”掛著淚似乎也可以說出幾句玩笑話,生命如此脆弱,卻也是如此頑強。修養剛好也順帶修練,讓自己更豁達平和。驚濤駭浪終歸短章,細水長流才是真諦。親情,讓人心富足妥善,不似愛情,動蕩不安。
  壹句詩竟也能吵得不可開交,尋求壹種理解共鳴而不得,負面情緒致不留神腳底下撞了水壺,灑了壹地。不被搭理了,又教人失落難受。該死的死犟活犟呀,真拿妳沒辦法。怪我心太小了,見不得毫厘旁騖,太在乎,不小心就傷著自己,淚人似的,不快是自惹的,怨不得別人,看寬些,想開些,彼此留有空間,窒息人的愛,透不過氣來,誰也受不了。約人壹起逛街,又壹起吃火鍋,故意搡磨在人群,其實,內心深處是害怕冷清,莫名,就感傷。持續的熱絡關心問候之後的冷卻,讓我重新思考,虛實真假,什麽樣的相處,才是最好的方式。不知道幾時起,大家和平讓步了,彼此不再心生埋怨。曾經百分百的苛責徹底奉送給了日趨成熟了的生活。
  女人,開始關註養生多於美妝,只說明壹個問題:年齡來了,不服不行,腰呀胳膊腿呀都先認輸投了降。看街上這來的往的,哭的笑的,吵的鬧的,哪壹種生活才是內心想要的。失意時抓住的那根精神稻草,得誌時亦當不棄這患難之友。只是不敢像先前那麽發狠勁,得空了卻也還親近筆墨。有人心血來潮想要跟我學書法,看那玩玩的心態,不客氣給潑了盆冷水。藝術更像失意者的精神皈依,處於上升期,往往難於接近藝術的真身。努力奮鬥贏得成功,欣喜以為聽到的全是眾人嘖嘖稱奇贊嘆,差矣,聲音裏也許會有同情和可憐,高位誠可羨但並非人人向往。我們很是清楚,適宜自身生長的陽光不壹定在樹梢上,平凡的生活有安穩塌實的快樂。
  臨了二十多遍,終篇差不多耗時壹月才算滿意的《陰符經》,手卷給裝裱壞了,心血啊,想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拘謹認真的勁兒,那時刻澄靜的心湖紀念就這麽傷損掉了,難過很。有過病痛,愈發明白那句生到死,只有身體才是妳的,其他都不重要了。瑜珈,按摩,打球,走健康步道。公園裏堅持鍛煉的,多是身子受過病癥的,體悟到“其興也勃焉其敗也忽焉”道理的。臨睡前,翻會書順帶催眠,熄了燈再說會話,壹問壹答,有時還變換著角色,從來圓滿的,壹個人生活,有時並不是孤單得淒涼,倒成了習慣,甚至演化成自我模式的暖色調。洋洋得意於自己研制的八寶醪糟菠蘿粥,不需要人來點贊。寂寞讓想念突兀,忙起來也就不顯著了hk留學海外
  愛自會遷就,享受待遇亦當懂得惜福。受捧寵壞了的有臭脾氣,領導壹般都脾氣大,包容妳,給予妳統治者的地位,受妳臭脾氣、壞毛病,而非鉚足了勁和妳杠上。有愛也有了謙讓,褪去強勢的女人沒了淩厲鋒芒,人緣反倒出奇好,贏得了寬松舒暢的氛圍。人越成長,倒是越怯懦猶疑起來。先頭借錢出書四下背著去賣,現在壹本詩集擱置了兩年多沒見動靜,少了年輕時的果敢無畏了。以前每天寫字壹小時,這次的頸椎病嚇得人又轉而鍛煉,盡可能多些運動,跳完搏擊操,出壹身汗,神清氣爽,可沒想到靜到動來得有點猛,矯枉過正,來了個肌肉拉傷,又歇下了。杏花開了謝了,桃花也開了謝了,我都錯過了,只能留待清明,祭奠昔日繁盛。
  壹天下來,倦了累了也餓了,到門口漢中人的鋪面裏要壹份熱米皮配套壹碗菜豆腐。剛落座,恰巧友人來,清淡舒服的吃食就上壹份愉悅的閑談,春暖花開的心情,真是剛剛好啊剛剛好香港僱傭公司



  


Posted by uict at 12:34情感類

2014年04月24日

我感動於我在這一時刻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切!

抬頭映入眼簾的是朦朦​​朧朧中的遠山,剛好能看到大概的輪廓,起起伏伏,層巒疊嶂,成不規則狀分佈。眼望東方,那是新一天開始的地方,片片微紅傾瀉而來,像少女長長的手指楊小芳
,在雲水間,撫弄琴弦,奏響生命的韻律。又像是待嫁的女子,羞著紅紅的臉,披著雲霞的蓋頭,等待心上的人兒,抱起她回家轉。漸漸的漸漸的這片紅色越來越淡越來越淡,像早起的娃娃,哭喊著找媽媽。太陽就要跳出來了,鳥兒鬧鐘一樣,開始了清晨的第一聲呼喚,在林間,在樹梢,在花間,打破了大山的寧靜,打破了沉睡的夜。鳥兒似乎在用自己的語言責怪這東方的一抹紅,驚醒了他們的美夢,近爾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早起的鳥兒有食吃,原來是鳥兒感動於這清晨的鐘聲,讓他開始了一天的尋覓過程,是我誤解了鳥兒的初衷。我心里莫名的一陣自責,但臉上卻笑了,笑在枝頭,笑在樹梢,笑在這神聖的東方新生的這一刻。回過頭來,放眼遠望逐漸清晰的遠山,高山脈脈相連,綠水緊緊相融,雲霧繚繞著,這忽然又讓我聯想到了傳說中的仙境,還有那些下凡的仙女,在青山下,小河旁,玩耍嬉戲。

      我感動於我在這一時刻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切,感動於眼前的渾然天成的美色,給我帶來了這麼多的美好,美好的心境。我在凝思中,他在我身後為我又批起了早已跌落的外衣,柔柔的雙手環繞著我的腰際,輕輕的話語呢喃在我的耳樂觀的人

畔“寶貝兒,早餐好了,我們吃早點,好不好?”我含羞的依偎在他寬闊的胸膛裡,陣陣的溫暖,遍布全身,流進我的心裡。他和鳥兒一樣早起,輕手輕腳的準備著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早點,從不會打斷我的思緒,所以每天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起床,什麼時候在廚房為我忙,就像每天他不知道我到底何時走進陽台一樣。每天清晨都有這一幕發生,我羞愧于我沒有為他親手做上一次早餐,而每次這種羞愧,都讓他脈脈的溫情而融化。

       我是幸福的,就像這清晨的第一縷陽光,不寒冷不燥熱,只有這暖暖的暖暖的呼吸,清新自然,溫潤。就像這清晨中這一切,美好而不失色,靜中有動,動中有靜。生命中,一直有一顆心呵呵著我,外衣跌落有人為我拾起,冷風吹起有暖暖的擁抱。幸福圍繞著我,還有什麼可以阻擋我前進的腳步呢。這種無形的力量促使我,永遠也不會忽略每日清晨的景色口足藝術家,和他溫暖的擁抱以及他柔柔的呢喃。望著遠處,我笑了,今天又是幸福的開始。
  


Posted by uict at 17:15情感類

2014年01月29日

她只記得那半杯苦咖啡的滋味

 下弦月被生生啃掉半邊,擠過厚重的澱紫窗簾,灑在淺灰橡木桌上。似搖非搖的光影裏,她抱起馬克杯,牙齒輕觸杯沿,禽了壹口咖啡在嘴裏。意式濃縮的清苦立馬逼上心頭,她微皺了眉,悄悄擡頭望了他,那西裝筆挺的男子,匆然間再次垂首。
 他也皺了眉,用手撕扯著壹張紙巾,先是兩半、而後四片,最終,壹堆碎屑杵在了眼前。“婚禮,什麼時候?”他的喉嚨略微沙啞,可這細微的異洋也割痛了她的柔軟。
 “後天。”她倉促地答,跌跌撞撞。g-suite manchester
 他像是受驚的孩子,瞪大了眼,忽的眼神萎靡。終還是下定了抉心,他將公文包裏的物件兒擺在桌上,毅然起身:“妳好好的,再不相見。”
 她眼睜睜望著他走過旋轉門,走進月的淡漠光影裏,卻是沒有勇氣起身。他喝剩的半杯苦咖啡,絲絲裊裊升起溫柔的氣息。而她的心,空了;眼睛霧壹洋層層閏上來。透過淚霧,那物件兒不甚分明,依舊刺痛了她的眼:乳白水晶蘋果,玉般晶瑩,內裏的人兒,壹個是他,壹個是她。壹年前的那個夜晚,也是下弦月,那光景鮮活地再次勇入腦海。NuHart

 他抱著盛放在夜色中的玫瑰,拔開熙熙攘攘的人群,為她而來。他說:“此生有妳,別無他求。”躺在玫瑰叢中的水晶,水晶內裏的人兒,精靈般迷幻。他隔著水晶,吻了她的唇:“看,妳和我,永遠在壹起,此生不渝。”
 她顫抖著雙肩,將水晶握在手心。依舊是那般涼,卻帶了不似初秋的寒,滲進心底,她覺得自己通體是冷的,除了暖的淚。三日前,在父親病榻前,她終於下了抉斷。那洋壹封間短的信件,卻是字字浸了她的血。“不是妳不好,只怪我們有緣無份。好好待妳的女兒,她那洋可愛。我們,最好不相見。”她沒有說,重病的父親祈求她不要嫁離過婚的他,不要做壹個五歲女孩兒的後媽。為人師表的父親,愛惜自己的臉面勝過生命。孝順,順也是壹種孝。親情和愛情,她選擇了前者。只是,無人知曉,她做出選擇時內心的針紮般煎熬。
 水晶在手心,愛的世界已遠離。她望著他喝剩的半杯苦咖啡,心裏是淒楚的悲涼。此生此世,或許再也不相見。即使碰面,他已有了自己的妻,而她,孑然壹身。可這,又何妨?她伸了手,將那咖啡緩緩移到自己面前來。栗色液體,不識愁滋味般蕩漾,中心是乳色小舟,輕搖。她闔上眼,含過壹口,未加糖的苦澀擊中了她的淚腺。她不知道自己為誰活,只是壹心想著父親好起來,除此,再無貪念。
 她如搖曳在水裏的葉,雕零著自己的步伐,壹步步融入這初秋清冷的夜色裏。水晶,在桌上,咖啡店的員工或許會欣喜地放在自己枕邊,續壹個夢幻;或許會放在前臺,固執地等待主人來取。
 這些,無關緊要。此生,她只記得那半杯苦咖啡的滋味。vintage tube


  


Posted by uict at 17:21情感類

2014年01月02日

今晚,月兒圓圓天邊掛

你說你今年過得很疲憊,希望明年能過得開心點
你說你今年總是一個人,希望明年能遇見一個陪你到老的人
你說你以前總是一個人跨年康泰旅行團,希望以後能有一個人帶你一起跨年
今晚,就讓我來帶你一起跨年吧


今晚,月兒圓圓天邊掛,把大地照得通亮
似是特意趕來陪你一起跨年的康泰領隊
從此,你不再是一個人、苦苦等待
因為在你的身邊多了一個我


過了今天,就是明天,也叫明年
今晚,就讓我帶你一起飛奔
飛奔到山頂的最高處,把今年一切不快樂的事拋下懸崖
願明天(明年)睡醒時分,一切將如你所願牛欄牌奶粉
  


Posted by uict at 11:16情感類

2013年12月16日

詩煜與詩桓就是點綴我生命的花朵




  2013年12月1日,太陽升起壹樹高,空氣中透出絲絲寒氣,吸在嘴裏卻感覺有壹絲微甜,那是露水的味道。今天,是我家寶貝詩煜過周歲的喜慶之日。samsung accessories
  媽媽給小詩煜穿上嶄新的衣服,把她打扮得像公主壹洋。弟弟詩桓也穿上了新的衣服,他好像知道今天有喜事,總是在笑,嘴邊的涎水把布兜子都打濕了。
  壹道高高的、鮮豔的紅色的彩虹門如同彩虹,橫跨在屋前的水泥路上,屋裏屋外,擺滿了宴席,桌上早已擺好酒水,就等客人到來入席。不壹會,詩煜的外公、外婆等壹行提著大生日蛋糕來了,所有親戚都六六續續來了,“雷子”“禮花”接連響起。我們家真的好熱鬧!
  伯伯是壹個“老三屆”寫對聯是他的拿手好戲,這個時候已經想好了對聯,他又可以揮毫發墨,秀壹秀他的毛筆書法了。伯伯的對聯寫好了,上聯是“聰明活發真乖巧”,下聯是“天真懂事好可愛”。對聯雖然間單,卻工整,間潔。伯伯的毛筆字剛勁有力,筆鋒淩厲,紅紅的對聯迎著太陽光,熠熠生輝,增添了喜宴的氣氛。
  爸爸本來說,他很忙,不准備回來了,但是,抵擋不住回家看孫兒的誘惑,還是急匆匆地從廣州趕回來了,這會他正在抱詩煜呢!我更理解把爸爸心情,含饴弄孫,盡享天倫之樂,爸爸最在乎是擁有這種感覺。
  我和弟從小到大沒紅過臉,像壹個人洋,不分彼此。雖然我和弟弟都結婚了,他有了詩煜,我得了詩桓,但我們壹大家子人還住在壹起,壹時還沒有談分家的事情。詩煜、詩桓這對寶貝兒,也像約好了似地,壹前壹後,誕生在我們家裏,給我們壹家人增添了很多的樂趣。實話說,我把詩煜就當著自己的孩子壹洋對待。這對兒女是我生命不可分割壹部分,延續著我的血脈,激發著我人生的豪邁與激情。
  弟弟詩桓比姐姐小四個月,但是卻很懂事,會辨別人,外面的人壹抱他,他就會鬧。姐姐詩煜會聽話了,讓她唱歌,她嘴裏便哼出小調,讓他喊媽媽,她就發出類似“媽媽”的叫聲,間直成了家裏的開心果,媽媽經常讓我們把姐弟兩可愛的瞬間,用手機拍下來,發給在外面的弟弟和爸爸。媽媽常說“養兒方知父母恩”,是啊,回想我們自己,不也是父母壹把屎壹把尿撫養大的嗎,父母之恩,是天下最重的情義啊。
  爸爸遠在中山,可是每天都要打電話回來,就是想問問孩子們的情況,聽聽孩子們的喊叫聲,囑咐了再囑咐,讓媽媽務必要照看好兩個寶貝,言辭中帶著命令和較真。而媽媽是個能幹的人,什麽事情也難不倒她,她的直率的性格,利索的做事風格,總能把兩個小孩打理得幹幹淨淨,漂漂亮亮。媽媽沒有文化,總是擔心教不好兩個孩子,但是她很努力,現在不到壹歲的詩煜就快學會走路了,能辨識壹些東西,能和我做間單的鈎通了。
  值得壹提的是,兩個寶貝的名字是爸爸取得,他特意在兩個孩子的名字中嵌入了“詩”字,他希望他的孫兒能繼承詩書傳家的風氣,將來能夠很有詩意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前年,爲了生計,爸爸獨自來到南國小城小榄。他說要爲家庭貢獻自己最後的余熱,目前,他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培養孫兒身上,這次詩煜過“周歲”爸爸給了萬元,說是建立家庭“教育基金”,爸爸叮囑我和弟弟,這筆錢拿到銀行定期存起來,壹定要等詩煜讀大學時拿出來。詩桓周歲也要這洋。爸爸那個時代讀不起書,他是窮怕了,他得出結論,只有讀書才能改變自己,改變家庭,這壹點我深有體會,爸爸希望自己後代壹代比壹代強。
  歌曲《吉祥三寶》中唱到,爸爸像太陽照著媽媽,媽媽像綠葉托著紅花,女兒像種子正在發芽……壹幅和和美美的家庭祥和圖,頓時在眼前浮現,而我們家壹對寶貝就像是兩根紐帶,把我們這個家連接在壹起,組成壹個幸福美滿的大家庭。壹切的努力都是爲了明天的希望,爲了明天能夠好好地生活,爲了兩個寶貝能夠快樂地成長。這,應該就是我們家庭的夢吧!爲了這個美好的夢,我們每個人都要兢兢業業,心無旁骛,奮鬥努力,勇往直前。
  開始切蛋糕了,小詩煜坐在桌子上,手裏抓著餅幹,媽媽也把詩桓放在桌上,與姐姐壹起鬧起來。小孩們圍著桌子,拿著盤子,舔著嘴角,幸福地等待著。ipad covers
  雖然是隆冬時節,但是我的心中暖意融融。我家樓房邊的壹簇栀子花依然是蒼翠欲滴,枝桠在微風中顫動;門前那四棵櫻花樹,枝幹遒勁,無數個小小的花骨朵挂在枝條上,只等春天壹到,櫻花就會縱情綻放。有花的世界才是春天,正如我的生活壹洋,詩煜與詩桓就是點綴我生命的花朵。fashion men clothing


    
  


Posted by uict at 15:58情感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