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9日

她只記得那半杯苦咖啡的滋味

 下弦月被生生啃掉半邊,擠過厚重的澱紫窗簾,灑在淺灰橡木桌上。似搖非搖的光影裏,她抱起馬克杯,牙齒輕觸杯沿,禽了壹口咖啡在嘴裏。意式濃縮的清苦立馬逼上心頭,她微皺了眉,悄悄擡頭望了他,那西裝筆挺的男子,匆然間再次垂首。
 他也皺了眉,用手撕扯著壹張紙巾,先是兩半、而後四片,最終,壹堆碎屑杵在了眼前。“婚禮,什麼時候?”他的喉嚨略微沙啞,可這細微的異洋也割痛了她的柔軟。
 “後天。”她倉促地答,跌跌撞撞。g-suite manchester
 他像是受驚的孩子,瞪大了眼,忽的眼神萎靡。終還是下定了抉心,他將公文包裏的物件兒擺在桌上,毅然起身:“妳好好的,再不相見。”
 她眼睜睜望著他走過旋轉門,走進月的淡漠光影裏,卻是沒有勇氣起身。他喝剩的半杯苦咖啡,絲絲裊裊升起溫柔的氣息。而她的心,空了;眼睛霧壹洋層層閏上來。透過淚霧,那物件兒不甚分明,依舊刺痛了她的眼:乳白水晶蘋果,玉般晶瑩,內裏的人兒,壹個是他,壹個是她。壹年前的那個夜晚,也是下弦月,那光景鮮活地再次勇入腦海。NuHart

 他抱著盛放在夜色中的玫瑰,拔開熙熙攘攘的人群,為她而來。他說:“此生有妳,別無他求。”躺在玫瑰叢中的水晶,水晶內裏的人兒,精靈般迷幻。他隔著水晶,吻了她的唇:“看,妳和我,永遠在壹起,此生不渝。”
 她顫抖著雙肩,將水晶握在手心。依舊是那般涼,卻帶了不似初秋的寒,滲進心底,她覺得自己通體是冷的,除了暖的淚。三日前,在父親病榻前,她終於下了抉斷。那洋壹封間短的信件,卻是字字浸了她的血。“不是妳不好,只怪我們有緣無份。好好待妳的女兒,她那洋可愛。我們,最好不相見。”她沒有說,重病的父親祈求她不要嫁離過婚的他,不要做壹個五歲女孩兒的後媽。為人師表的父親,愛惜自己的臉面勝過生命。孝順,順也是壹種孝。親情和愛情,她選擇了前者。只是,無人知曉,她做出選擇時內心的針紮般煎熬。
 水晶在手心,愛的世界已遠離。她望著他喝剩的半杯苦咖啡,心裏是淒楚的悲涼。此生此世,或許再也不相見。即使碰面,他已有了自己的妻,而她,孑然壹身。可這,又何妨?她伸了手,將那咖啡緩緩移到自己面前來。栗色液體,不識愁滋味般蕩漾,中心是乳色小舟,輕搖。她闔上眼,含過壹口,未加糖的苦澀擊中了她的淚腺。她不知道自己為誰活,只是壹心想著父親好起來,除此,再無貪念。
 她如搖曳在水裏的葉,雕零著自己的步伐,壹步步融入這初秋清冷的夜色裏。水晶,在桌上,咖啡店的員工或許會欣喜地放在自己枕邊,續壹個夢幻;或許會放在前臺,固執地等待主人來取。
 這些,無關緊要。此生,她只記得那半杯苦咖啡的滋味。vintage tube


  


Posted by uict at 17:21情感類

2014年01月02日

今晚,月兒圓圓天邊掛

你說你今年過得很疲憊,希望明年能過得開心點
你說你今年總是一個人,希望明年能遇見一個陪你到老的人
你說你以前總是一個人跨年康泰旅行團,希望以後能有一個人帶你一起跨年
今晚,就讓我來帶你一起跨年吧


今晚,月兒圓圓天邊掛,把大地照得通亮
似是特意趕來陪你一起跨年的康泰領隊
從此,你不再是一個人、苦苦等待
因為在你的身邊多了一個我


過了今天,就是明天,也叫明年
今晚,就讓我帶你一起飛奔
飛奔到山頂的最高處,把今年一切不快樂的事拋下懸崖
願明天(明年)睡醒時分,一切將如你所願牛欄牌奶粉
  


Posted by uict at 11:16情感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