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09日

我只能隔著月亮的距離去想你

“醉笑陪公三萬場。不用訴離觴,痛飲從來別有腸。”一切豪邁的承諾,始終無法兌現。一場別離在那個淒涼的夜裏,如蓮花開落。曉寒殘夢,這淒涼只因你而起。那日,你揮一揮衣袖,去了遠方,你說等你歸來,醉我蓮花婉容。


也許這場相遇,演繹的不過只是一場春天裏落花和流水的故事罷了。也許你的心,從來都是不願意停留的,無法靜如止水。流年如夢,夢醒人未醒。說好一起經曆每一個黃昏日落,說好一起漫步在金色的沙灘,說好一起賞春花爛漫,看燕子歸來。


你看!春天又回來了,可是這段感情,卻只能被光陰埋葬,那些美麗的曾經,成了雲煙。


念及只能夢裏,你牽來幾朵白雲,淺淺微笑。夢醒時分,依舊是古渡橫空船。當思念在心間再次泛起漣漪,唯能寄給明月,付在這寂寞的琴弦之上。時光不待,相思只能在夢裏。在每一個黃昏和日落裏,只能獨自行走在無人的陌上,將思念化作一串串晶瑩的淚珠,掛在臉龐,也打濕了曾經的美好。


多想可以再陪你看一次斜陽向晚,多想再和君舞一曲紅袖添香!思念你,只能在孤獨的夜裏,對著淒冷的月亮訴說,今夜月亮的光再次落在我的窗台,安靜而清冷,我只能隔著月亮的距離去想你,去凝望有你的遠方。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花兒開了又落。我看到冬天腳步越來越遠,春天已經在召喚,將冰河溶解,把嫩綠喚醒。而我坐在春天裏等,等你再次裹著渾身花香歸來。走近窗前,月華如水,只想把長長的相思付之素箋。也只因深情,於是願意在那些平仄的詩句裏,一次次把相思填滿。


  


Posted by uict at 12:05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