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2日

不再是熟悉的容顏

“晨起動徵鐸,客行悲故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每次讀到溫庭筠的這首《商山早行》的時候,我的心裡都充滿了疼痛。星輝還未散去,幾聲雞鳴打破了沉寂了一個夜晚的空氣,月兒西垂,在遙遠的山邊微微露出半張臉。遠遠望去,山里的所有房屋都還緊閉著大門。流落異鄉的遊子,一夜未睡,第一聲雞鳴的時候,推開窗戶,窗外依舊是模糊一片,一段孤獨的旅程又將開始。故鄉漸行漸遠,倚在門上苦苦守候的那個女子,也是一夜未眠,在昨日的那個黃昏,一定還在望著徵人離開的方向……過了今天,空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遠得無法丈量,遠得再也聽不見熟悉的鄉音。

清晨,是一天的開始,是夢的啟程,是心靈的再一次起航……

這只是無數清晨之中的一個,曾經,無數次地起航;明天的清晨,又將離開今天的自我,去向未知的遠方。

大地還在沉睡,鳥兒還在沉睡,樹木也在沉睡。

只有早行的遊子,早已踏上遠去的征程。

開始懼怕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因為,陽關照射大地以後,可以清楚地看見,故鄉在身後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腳步蹣跚,還沒有走出第一步,就已經疲倦,真想就此倒下,在太陽起來之前倒下,因為這樣,在明早起來以後,我不用面對日漸遙遠的路途,甚至,看不見今天黃昏,殘陽如血的悲壯!

罕有人際的道路,被晨霜鋪滿。腳步越來越重,這是故鄉對我的挽留嗎?我相信是的,因為我捨不得故鄉,故鄉又何曾捨得我的離開?

一直在行走,一直在遠離,遠離著空間的故鄉,也遠離著時間的故鄉。

漸漸地,我們忘記了故鄉的模樣,忘記了童真的模樣,忘記了青春的模樣,也忘記了自己的模樣。

深吸一口氣,進入肺腑的不再是故鄉的泥土氣息,至少沒有了,熟悉的老家豬圈的騷味。

睜開眼,不再是熟悉的容顏,曾經的歡笑,只在記憶裡面存在楊海成


遙遠的童年遠了,曾經的青春遠了。

所有關於故鄉的記憶,就在這日復一日的啟程中,慢慢地淡了,遠了。

當第一縷陽光穿透黎明的陰霾,當地一縷炊煙融化早起的寒霜,這不再熟悉的風景,用無聲的語言告訴我,我只是一個遊子。

綠色的茶園,筆直的包穀,金黃的稻田……

誰能守住我曾經的回憶,誰能讓時光倒退。

兒時的歲月裡,我是單純的放牛娃,牽著牛在清晨出門,牽著牛在黃昏歸來。茅草是牛的主食,葛麻藤是牛的蔬菜,牛是我最好的玩伴,單純的玩伴。漸漸地,牛老了,死了,我也越走越遠,忘記了回去的路芭堤雅自由行


我的茅草,我的葛麻藤,我的牛,是你們拋棄了我,還是我拋棄了你們?

遠離了牛繩的牽絆,遠離了茅草的鋒利,遠離了葛麻藤的纏繞;卻被工作束縛了靈魂,被人世間的冷眼割傷了心靈,被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吵擾了思想。

清楚記得山頂中放肆地呼喊,聲音傳得很遠,直到穿透雲霄;清楚記得田野中自由的奔跑,草們向我致敬,樹們對我點頭楊海成……很多應該記住的,都被我慢慢忘記;很多應該忘記的,卻被我牢牢記住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画像
詩煜與詩桓就是點綴我生命的花朵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
 我已是個仙了 (2014-10-07 16:31)
 愛著,或者是,深愛著 (2014-08-04 16:24)
 文字似乎也把傷感淡忘 (2014-06-24 12:57)
 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 (2014-06-12 11:21)
 一個汗水浸透青春 (2014-06-09 12:23)
 也許是那清新。 (2014-05-12 15:55)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