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12日

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

  洞庭漁歌被鄉親們稱為“丫口腔”漁歌,即為張口就來,兼有自由發揮、盡情抒發之意。早在宋代範仲淹的《岳陽樓記》中就有“漁歌互答,此樂何極” 的記載。漁歌的歌詞常無固定對象和講究,多為見人唱人、遇事唱事、見景抒情;曲調有歡樂調、悲歎調、採茶調,甚至還有望郎調、燒火調、扯白調等等;內容有 以傳授知識、歌唱豐收、曉喻事理為主的兒歌、盤歌、敘事歌、節氣歌、捕魚技巧歌;還有用以消除疲勞、排遣寂寞、調節情緒、抒發情感的情歌、耍歌、哼歌、罵 歌等等。據統計,這些洞庭漁歌光是有記錄、有名目、得以傳唱的便有300多首瑪姬美容
  在洞庭湖水鄉,觀湖景、聽漁歌有一個極好的去處——遠浦樓。該樓聳立在湘江流入洞庭湖的南岸,飛簷斗拱、雕樑畫棟,整體為一座三層四簷的歇山式 建築。她所展現的是:白天,湖水如練,平湖似境,柳岸如煙,遠山若黛,漁民們駕著漁船唱著漁歌撒網洞庭;傍晚,他們收起漁網,提著鮮美的魚兒迎著晚霞唱著 漁歌,呼喚著眺立在遠浦樓上等他們歸來的妻兒老小一起回家。此時湖水如銀,晚霞流金;桅燈閃爍,流螢似豆; 漁火、星光、湖山、篷影、城廓等皆浮動在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此樓此景被稱之為遠浦歸帆,又名漁舟唱晚和漁村夕照,乃著名的瀟湘八景之一瑪姬美容
  隨著年齡的漸長,我們慢慢發現,只要登遠浦樓遠眺,用心聆聽,便能知曉常年生活在洞庭湖上漁民們的喜怒哀樂。
  記得那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時候,洞庭湖湖水清澈,水草豐盈,湖柳茂盛,水鳥密集,水產品極為豐富。當我們站在樓上,聽到隨風飄來的陣陣漁歌, 看到廣闊的湖面上成百上千條大小漁船朝著遠浦樓前不遠處的深潭慢慢靠近的時候,我們便知曉洞庭湖一年一度最為精彩的捕魚節目——開潭捕魚的熱鬧場景馬上就 要來臨了。
  開潭捕魚大多在冬季進行,此時洞庭湖湖幹水淺,魚兒在枯萎的水草和殘荷敗葉間穿梭跳躍,將滿湖湖水攪得渾黃;魚鷹和飛鳥在低空中盤旋,瞅准魚兒 紮堆的地方,時而一個俯衝,時而一陣掠影,引得魚逃蝦跳,湖面泛起一陣接著一陣的漣漪。魚鷹不喝污水,不吃死魚,是洞庭湖環境好壞的重要信物。只見一臉興 奮的漁民們在千裏湖面上駕著漁船組成圓形圍陣,由遠而近,揮篙撲水,拖網追擊,將魚趕至深潭用大型圍網圍住,等待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
  開潭前夜,十裏八鄉的洞庭湖水鄉漁民蜂擁而至,一盞盞若隱若現的漁燈,一股股濃烈的米酒醇香,一陣陣清脆的漁歌此起彼伏,夜幕下的洞庭水府,成 了不夜的水上鬧市。待東方出現魚肚白,隨著一聲鑼響,佇立船頭的開潭船長用右手做月牙狀緊靠嘴邊發出“開潭啰”的號令,此時“開潭啰——開潭啰”的附和聲 伴隨著槳聲、吆喝聲響成一片。千百條漁船像箭一樣射向深潭,船響魚跳,網起浪飛……青魚、草魚、鯉魚、鰱魚等幾十種各類淡水魚像雪花般堆滿了漁民們的船 艙……捕獲的鮮魚大的一條有10多斤重,小的一般也有三四斤……引得一群群魚鷹在漁船上方不停地盤旋,興奮地發出一陣緊似一陣的“嘎嘎——嘎嘎”的鳴叫瑪姬美容集團呃錢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画像
詩煜與詩桓就是點綴我生命的花朵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
 我已是個仙了 (2014-10-07 16:31)
 愛著,或者是,深愛著 (2014-08-04 16:24)
 文字似乎也把傷感淡忘 (2014-06-24 12:57)
 一個汗水浸透青春 (2014-06-09 12:23)
 不再是熟悉的容顏 (2014-05-22 16:53)
 也許是那清新。 (2014-05-12 15:55)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