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30日

又一次向觀音娘娘跪拜。

桂蘭媳婦蜷縮在蔗棚裏,又冷又怕,心裏直後悔,後悔不該來這裏守蔗,還把兩個孩子留在家裏。唉,有什麼辦法?肩挑擔子頸勃子下麵轉肩,有辦法就不會冷扁擔刮喉嚨頭了!傍晚邊,東屋那“死鬼”不是討好地要自己來這裏守蔗?誰讓你秤鉤子勾屋基——秤牆(逞強)來呢?一個寡婦人家,寒冬瞎夜睡在外頭,這苦楚啊,就跟跌掉門牙吞進肚一樣難言聲呐。
她又一次收緊身子,把火籠夾在兩腿中間。聽著蔗棚外的風血聲,腦中又亂紛紛的了。八年前,桂蘭的老公拋下她和他們的一雙兒女到屋背山“守嶺”去了, 她一個穿大面襟衣衫的婦娘子,上要照看年邁多病的家婆,下要拉扯流鼻涕、尿褲襠的兒女,這日子就象生柴禾煎中藥一般難熬!然而雖然活活守寡八年整,在這 “是非多”的寡婦門前卻未曾發生過什麼風流事,甚至連閒話都未曾傳出過半句。當然,村子裏確實也有那麼一些沒有嘗過女人味又討不起老婆的男子漢想趁虛而入,但都是穿山甲想跟刺蝟親嘴,近不了身。只是……唉,“死鬼”!東屋還有一個“死鬼”哩,說什麼“一夜夫妻百日恩情”?!這“死鬼”……(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風不停地呼嘯著,想要把這蔗棚掀翻,想要把桂蘭撕碎……
十年前,桂蘭覺著自己長大了,從高聳的胸脯和每逢過了二十八天就要來一回的那檔子事上看,她深知自己在親爹娘面前住不久了,就像長出七八片葉子的秧苗要插到大田裏抽穗結穀那樣,該嫁給男人做老婆、給家公家婆生孫女孫崽了。在這報紙送不到、電影來不了、收音機無人曉的閉塞的山鄉,一切的一切都還是老一套哩。屈於萬事父母說了算的絕對權威下,桂蘭只能祈求菩薩開恩,給自己一個好男人,稱心如意過 一輩子!果然,第二年冬末,桂蘭嫁人了。一切都很簡單。她只曉得,她的爺老子得了對方五百快錢,就算把她賣給主人做老婆了。當他從門縫裏瞧見爺老子數著那 一角角、一分分湊攏來的一大堆發了黴的票子時,眼淚撲漱漱地掉在繡了紅花朵朵的布鞋鞋面上。她曉得,她那四十多歲的大哥正在等著這筆錢去定親呐。她橫了 心,苦楚心酸地等待著命運的撥弄。她燃著香燭,又一次向觀音娘娘跪拜。
不料,她做夢也沒有沒有想到的千 古奇事發生了。出閨那天,她哭哭啼啼抬到男家拜花堂時,卻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二公一婆拜了天地……上蒼啊,千古遺訓,不是一女配一男麼?眼下怎麼要配兩 個男人啊?……她不明白,這裏的許多“賤民”為什麼只能湊錢共娶一個女人做老婆,生育兒女一人各半平分?……啊,觀世音呀,你能觀察到世中之音麼?
拜完堂,她坐在新房裏留淚,一位被男家請來做伴娘的婦人告訴他,新郎倌是一對苦命的叔伯兄弟。大的叫天牛,小的叫地虎,哥哥三十五,弟弟三十整,一 個父殘,另一個母病,“大鍋飯”裏喝稀粥虛擲了時光。生產隊裏一個打十個工分的全勞力一天的工值只有七分錢,大男子漢流汗曬日頭累一天,買不回一包“經 濟”牌香煙。“


同じカテゴリー(家和萬事興)の記事画像
有種讓妳悔死的毒性
同じカテゴリー(家和萬事興)の記事
 我嘗試不要在床上多翻身 (2014-09-24 11:52)
 一間正常人家不願走進的課堂 (2014-08-26 12:57)
 我在工作上再沒有什麼大的失誤 (2014-08-21 13:40)
 有種讓妳悔死的毒性 (2014-08-15 15:44)
 要相信世界是公平的 (2014-07-22 12:26)
 大智若愚的女子卻能迷住男人。 (2014-07-11 12:22)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