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04日

愛著,或者是,深愛著

  時間軸線連接的是愛,友愛,摯愛,家人之愛,只要還在時間裏存在的,都是愛,哪怕是愛自己。妳在這壹輩子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人生裏遇見的經歷的也是愛的記憶,不管最後演變成什麽數學精補班不管最初和最後是不是還都是只剩下自己,妳畢竟存在過愛的回憶,妳和他壹起吃飯好哥們喝酒開心的暢談回想中是愛,妳和她壹起看電影吵鬧依偎做的也是愛,妳和人打架流血受傷也是愛的記憶,妳厭惡壹個人,嫉妒壹個人,喜歡壹個人,想做壹件事不想做壹件事,想起或者忘記壹件事都是在時間裏的記憶,妳的咒罵和傻逼行為或許在別人看中當作看戲而變的額外有意義,妳的幸福和甜蜜或許被當作咒怨妒嫉的食糧在其他人心裏蔓延,抑或是羨慕和祝福的心願,總之等等,妳在每壹分每壹秒都在壹個人做著在這人生時間軸裏的決定,就算後悔也沒有後悔的愛的路線壹直朝向前方走。也許有壹天回過頭自己罵自己壹句煞筆然後繼續前行,也許停下來告訴他人妳以前是個煞筆,希望他們不要再傻逼下去,這是愛的忠告,妳會看錯人,因為信任,信任是什麽,是壹種感情,這種感情模糊的定義其實也是愛。所以我的專輯從早上喊早安開始就希望愛存在,希望愛可以敵過時間,卻忘記他們本是壹體交融沒有縫隙,有沒有那壹天我可以真正了解到這亂七八糟時間裏的亂七八糟的話語到底給了多少亂七八糟的人時間去愛去做亂七八糟的事。或許我就真正知道我在這時間裏,愛過什麽,比如妳。
  假如現在有個人願意在寒冬的雨雪裏苦等壹夜只為見我壹面,我願意娶。聽過這麽壹個故事,壹個男孩為了見壹個女孩站票壹天壹夜去那遙遠的地方,25歲前我覺得是個浪漫的愛情故事,25歲後我當作壹個笑話看,好像故事到最後男孩女孩到底怎樣最終結局總是個謎,而現在肯為另外壹個人做傻事的人在身邊似乎也越來越少,很少再聽到有人說苦等某某多少年終成眷屬,對,是有的,不能否認,但又有多少愛是死在半年前,大多數沒有條件的付出最後都以新開始為結束澳門旅遊,她當初的無條件默默付出她總會有不甘心的壹天想開的壹天不願意的壹天,他也總有壹天想為自己而活,而慢慢這個世界上就多了太多為了自己而活著的妳我。愛過,這是個病句。充其量妳覺得妳愛的死去活來的那幾年或者幾個月,只是幾個月或著那幾年的不甘心,所謂的愛不就是低級層次的喜歡,時間和愛是不可磨滅的印記,假如是愛,沒有愛過這個詞,如果是愛,只會有壹個詞存在:愛著,或者是,深愛著。妳說妳愛壹個人,妳心裏是她腦海是她,妳看到的每個人每個事物都會想到她,每分每秒每時每刻,妳度日如年,但我想知道,究竟妳愛了多少年才走到用愛過去形容妳的每分每秒每時每刻?我寫過壹首詩,我把愛比作呼吸,並且是熟睡中的呼吸,它均勻深沈循環往復,如果有壹天妳不愛了,妳就只能是沒有了呼吸。當然愛也有好多種意義,說回到我想要的,也就是不離不棄的那壹種,如呼吸的那壹種,但假若妳做了這樣那樣的傻事只是為了傻傻見我壹面的話,我娶妳象牙海岸特價機票。因為,我做過。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画像
詩煜與詩桓就是點綴我生命的花朵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
 我已是個仙了 (2014-10-07 16:31)
 文字似乎也把傷感淡忘 (2014-06-24 12:57)
 無邊無際的遠山碧水之間 (2014-06-12 11:21)
 一個汗水浸透青春 (2014-06-09 12:23)
 不再是熟悉的容顏 (2014-05-22 16:53)
 也許是那清新。 (2014-05-12 1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