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07日

自己還未開花的愛

  那是壹個天氣很好的黃昏。壹切來得出乎預料。那個黃昏,她收到人生中的第壹封情書。送信的不是別人,竟是他,那個喜歡用笑容給周圍事物的灑滿陽光的他。當他羞澀澀地將情書遞給她的時候,她選擇了拒絕。縱是歡喜,但還是為了保持女生的矜持委婉而又軟軟地拒絕。也許,明眼人壹看就知道這是壹個推脫的遊戲,只要男方夠堅持,眾人不取笑,這份情書是必定是要送到她手中的。
  
  好事者就是希望看到當事人的尷尬,卻又是十足的好心腸,幫著他將情書軟磨硬泡的塞進了她的書包。
  
  回家的路上,她是忐忑的,卻又總是按捺不住那顆雀躍的心。當她小心翼翼地將信拆開時,她臉紅得很厲害,她看見:喜歡妳,只為妳的純粹!……她不知道該將這封信怎麽處置,看完後撕掉?有點舍不得。藏起來,作為永久的紀念?又害怕被家人知曉。她不敢想象這封信被父親看到會在家裏掀起多大的波瀾。猶豫了好久,她偷偷地將信放在自己房間壹個不易被人發現的中一數學角落。總歸是心虛的,多天以後,還是覺得這種做法太冒險,拿著信,進到廚房,偷偷地點燃火,燒了。
  
  她沒有對此作出任何回應,而他從那以後每次下午放學,都在校外守候。她在前,他在後。壹路保持著壹定的距離。他壹直在她的身後講著笑話,她聽著總是忍不住想笑,卻又不敢笑出聲來,他說:“想笑就大膽地笑,在我面前沒什麽可隱藏的。”她很好奇,他的肚子裏似乎有說不盡的笑話,後來她才知道為了逗她開心,他特意去記這些。
  
  在學校,他喜歡安靜地坐在她的桌邊,看著書,看著她。她是壹個安靜的人,卻承認被他的壹封信變得不安靜起來。他不知道,此時,她的書中卻全部都是他的影子。
  
  依然記得隆冬的夜晚,她在宿舍裏看書,昏黃的燈光在閃爍,壹如她的心在遊蕩,突然外面傳來他的聲音,北風中,他拿著暖手寶揮手,然後放在樓下默默地離開。看著他落寞離開的背影,她的心有點微微發痛的感覺,也許在這壹刻,她開始釋放自己的熱情,動搖了自己原以為堅固的心。
  
  在畢業的那壹天,她偷偷地將壹張紙條塞進他的書包,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她對她寫下的:三年後,大學見!
  
  兩個人在炎熱的夏天,沒有說壹句再見,便是再見無期。同壹個村莊,兩家的距離,沿直線不超過三百米。彼此都清楚地知道各自家的具體位置,但是還是再見無期!
  
  在父母的安排之下,她去了城市讀書。而他隨著大眾在靠近家的鄉下讀高中。她時時刻刻都記著自己曾經寫下的誓言,努力地尋求自己的突破。
  
  再見時是別後的第二年,在燈火璀璨的除夕之夜,她遇見了他,沒有說話,沒有表情,在快速的瞥見之後,她選擇了逃避,她快速地跑開,遠離逃他的視線。因為害羞?因為自己的夢想未達成?她到現在都搞不清楚自己當時為什麽會選擇逃離,只是憑著當時心裏壹股強烈的直覺。在以後的很長壹段時間,她還在後悔自己的膽小,無數次地問自己當初為何不當著他的面大膽的向他問壹聲“妳好嗎?”,而選擇了讓自己後悔的逃離。多少次她在夢中與他相見,笑著問他,最近好嗎?
  
  他在鄉村中學還是沒有堅持住,隨波逐流的結果是,高中還沒畢業就離開學校,成為是壹名打工仔,而她是村裏的唯壹壹名大學生。從此,在不同的城市,有著不同的命運。遇到以前的同學,她曾委婉的向別人問起他的情況,才知道,他已經訂婚了。那壹刻,她的心狠狠地痛了起來,可是她還是將自己對他的思念,將她的痛隱藏得很好。原本她把自己的愛埋得很低很低的塵埃中,希望某天會有奇跡的澆灌,開出耀眼的七色花。可現在,她的愛沒有迎來新生,便直接枯萎壹地。alexander hera wedding
  
  曾經,她不斷地告訴自己,通過努力改變各自的命運,增加彼此未來的可能;她壹直遙望著幸福的期盼,如今卻迎來現實的殘酷;她壹直堅守自己還未開花的愛,現在卻直接枯萎在心裏。
alexander hera wedding




同じカテゴリー(懷念)の記事画像
那首歌《小城故事》
立秋的秋
交給註定
同じカテゴリー(懷念)の記事
 只待你我傾城淺笑 (2015-12-04 16:57)
 流年忘我,我忘流年 (2015-11-24 18:21)
 雲 你還好嗎? (2015-05-06 17:17)
 曲解讓真實來解譯 (2015-04-23 12:15)
 獨自斟上一杯紅酒 (2015-03-11 12:14)
 享受寂寞就這樣簡單吧 (2015-03-06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