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4日

我嘗試不要在床上多翻身

 我叫它斯奇·蘇·蕭。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它大概是3到4個月大,但看起來卻有十四五歲。當它6個月大時,人們會說:“孩子,這只狗多大?它看來跟著你很久了。”當我回答它6個月大時,無法避免地會引致一陣冗長的沉默,有時就這樣結束了談話。它從不是那種當我在沙灘上遇到、或想遇到的朋友時會引起話題的狗,只有一些老太太會對它發慈悲心周向榮。 
  但它很可愛,有愛心也很聰明,正是一個可以幫助我在失戀時忘掉痛苦記憶的好夥伴。它喜歡睡在我的腳上……不,不是在床腳邊,就是在我的腳上。每晚我翻身時總會感覺到它小小圓圓滾滾的身體。我感到我的腿好像被壓在鐵砧下頭。最後我們達成個協議:它睡在我腳上,我嘗試不要在床上多翻身。 
  我認識第一個丈夫時,斯奇在我身旁。他很高興我和他一樣都有條狗。他的家人也不歡迎他的狗,因為家中已經沒有任何完整的傢俱——完全被他的狗破壞殆盡。我的朋友非常開心,他以為把他的狗留在我的狗旁邊,狗就會有事故,而不會天天啃傢俱。沒錯,他的狗使我的狗懷孕了。 
  那時我和斯奇剛從海邊散步回來,雖然在我看來斯奇的外表並無長進,但對於3裏之內的公狗來說,它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它翹起尾巴,高抬著頭,好像狗展裏的公主。公狗從籬笆後頭,一路跟著我們,咆哮呢喃,好像快要死掉一樣周向榮。我馬上聯想到——一定是它發情期到了。我朋友的狗只有8個月大,所以我錯以為讓它們單獨相處很安全,我還去打了電話和動物醫院約定了斯奇的“相親”日期。 
  當我返回來時,斯奇和我朋友的狗已經在我的客廳裏黏在一起!噢,真是太可怕了。我除了吃驚地坐在那兒等著事情發生外還能做什麼?我只能等候。它們開始喘息,斯奇看來無精打采,他的狗也疲憊不堪。我打電話叫他來,讓狗兒分開並把他的狗帶走。我等了一會兒之後,實在無法忍受,就到外頭花園裏打雜去了。當我的朋友在工作後帶走他的狗時,這兩只狗正在客廳地毯上打盹。它們看來如此天真無邪,讓我以為一切只是我的想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斯奇有了懷孕的徵兆。它本來就圓圓滾滾的身體在從狗門中擠進擠出時像一只小型的飛船。它對散步和跑步都興趣索然,但已慣於以滾來滾去、搖搖擺擺的走路方式把大腹便便的自己從一個房間弄向另一個房間周向榮。該感謝的是此時它不再堅持睡在我的腿上。

同じカテゴリー(家和萬事興)の記事画像
有種讓妳悔死的毒性
同じカテゴリー(家和萬事興)の記事
 一間正常人家不願走進的課堂 (2014-08-26 12:57)
 我在工作上再沒有什麼大的失誤 (2014-08-21 13:40)
 有種讓妳悔死的毒性 (2014-08-15 15:44)
 要相信世界是公平的 (2014-07-22 12:26)
 大智若愚的女子卻能迷住男人。 (2014-07-11 12:22)
 又一次向觀音娘娘跪拜。 (2014-06-30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