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寫過多少次歲月的片片段段

一直不想承認自己在慢慢變老,光陰荏苒中,褪去稚嫩,蒼老了容顏。那些年走過的路,趟過的遠河,翻越的青山,都曆曆在目,卻又無法釋懷。曾經的日子裏,累了,喜歡獨自走在落葉滿地的荒野去感受那種節令更替的荒涼,遠目環視所有的一切,體會那份淡淡的釋然,或許,時光太瘦,指縫太寬,不是自己不小心,而那早已成為必然。


清淺流年,拾綴點滴,手扶斑駁的歲月,漫步時光回廊,傾聽心音嫋嫋,一紙淺墨,繪不盡萬千風景。一些記憶,深藏心間,流年的脈絡依稀可見,閉上眼,幻想著某一天可以真正一個人,一個背包,一台相機遊走四海?風來,音起;緣生守,誰的故事蒼白了等待?誰的心情清瘦了流年?


今夜,並沒有想象中的溫暖,一個人旋轉在舞蹈室,感受音樂的抨擊,釋然著自己的舞步,是一次沒有頭緒的淩亂的步伐,是一種沒有觀眾自酌自品的傷感,跳累了,歇歇。。。。。休息前的慣例,回憶!潮濕的寒氣,彌漫在屋子的每個旮旯間隙。起身,推開窗戶,連風都是清脆的聲響,有節奏的席卷而來,伸手,讓自己淡淡的體溫,去掬雨水的清涼,落入纖纖的夢。


風繾綣,夜無眠。風兒輕輕地刮,今夜又是一場春意,誰站在窗前凝目眺望?經年回眸,一些事,不需要撿拾,已在心裏;一些人,不需要回憶,卻揮之不去……往事依稀微暖,靜靜地感受著它的雋永、漫長。也不知道,寫過多少次歲月的片片段段,那裏塵封著往昔的無數記憶,有著難言的痛與歡笑。


時光擱淺,想象著自己,站在午後的陽光下,看著身影由長變短又變長直至最後消失在黑暗的夜色, 又是怎樣一種心態?或許,在意的真的太多,所以有些累,今夜,無眠,今夜,無言。落筆,記下曾經那些年一起走過的日子,歲月古老的經幡,浮動過往的心事,在一不亂世的小城,是否有一高原女子·······她的名字叫歡子。暮色流年,給自己說一聲,“晚安”。


後記:歲月的薄紗,嫵媚了幾許柔情,氤氳著唯美的記憶。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